您的位置:
主页 > 论文驱动 >再说潘玉良 >

再说潘玉良

阅读921| 发布: 2018-01-23 15:16 | 点赞: 459

再说潘玉良
民国时代诸位留学法国的画家当中,笔者对潘玉良的印象格外深刻。初次听得潘玉良大名,是与友人马丽安见面时,得知着名画家Pan Yu-lin乃其父好友。后来方知潘玉良是一代奇女子,才情堪比古时的鱼玄机、李清照。艺术家的名气于一介门外汉而言意义不大 - 名声再大,还不是多一个张大千,徐悲鸿?对比其画作,笔者更有兴趣探究潘玉良的一生。有人说,潘玉良只是历史的幸运儿:有幸生于民国,成了首位远赴法国、打响名堂的中国女画家。其实,她的出身本与幸运无缘。

潘玉良本名陈秀清,1895年于杨州出生。父母早逝,她卖身青楼为妓,有传是卖艺不卖身;其时她已用玉良一名,却非姓潘。机缘巧合下,邂逅时任芜湖海关监督潘赞化,并结为夫妻;婚后冠以夫姓并开展新生活。这是个传统的才子佳人完美结局吧?但潘赞化既是官员又是读书人,并为革命党员;潘玉良亦非天生丽质的霍小玉,而是五官粗糙,略带男子气概的女子,与电影《画魂》中饰演潘玉良的巩俐截然不同。

非池中物潘玉良


潘赞化乃同盟会成员,早年于《新青年》撰稿,曾东渡日本留学,与陈独秀等人友好,并积极参与革命事业。可以想像,他的思想有几开明。为潘玉良赎身后,他没有把她圈养在大宅中,做个无知的幸福小妾,而是聘请兼擅中西画的洪野教她作画,令潘玉良考入校风前卫的上海美术专科学校。学校请来真人任裸女模特儿,让潘玉良开始注意女性胴体之美,往后更创作一系列破格的裸女像,在法国屡获殊荣。

关于潘氏夫妇的传闻,最为人乐道者有二。一是有传她为保护参与起事的丈夫,在非常时期曾持枪在床前守夜。二是,潘玉良早年在妓院以洪亮的男声演唱京曲,得到潘赞化的青睐,认定此女非池中物 - 从这两件事可见二人之间不止有着男女之爱情,更多是共患难的恩情。今人谈及爱情,总是喜欢逃避责任,寻求私人空间,将感情利润最大化;彷彿两人既是最亲密的人,也是最忌讳最不能说实话的人。古人说的却是恩情,感激对方为自己带来的一切。因为潘赞化,她才是如今的潘玉良。这是今人无法理解的。

1921年,在庚子赔款的协议下,中法两国共同投资成立里昂中法大学,为中国留学生提供膳宿及法文课,以便他们转往其他院校接受教育。在潘赞化的帮忙下,勤奋好学的潘玉良最终摆脱了出身不佳而招致的流言,考入该所院校,登上博尔多号前往里昂,及后更考进声誉卓着的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,继而获得意大利政府的奖学金,负笈罗马进修。

裸体自画像轰动一时


在外七年,潘玉良受聘回到上海出任西洋画教授,后来更成为首位在日本举办个人展览的女艺术家。十年后潘玉良回欧洲锻鍊技艺,期间因战事阻隔被逼留在法国,最终与丈夫天各一方,至老死未能相见。潘玉良始终未能回归故土,却成就了其艺术事业,至今不少佳作被法国政府所收藏。

潘氏有不少作画作描绘女子体态之作品,但她不爱绘画柔弱可爱的少女娇驱,偏爱雄浑有力的粗壮身驱。其笔下女主角一举手一投足,或梳妆或躺卧,体态丰满,色彩鲜明,展现深蓄在母体的原始力量。与油画相较,其彩墨画更值得细味。她擅以柔软细緻的毛笔线条,呈现女子悠然自得的神态,更从其耍乐的动静中表现出包揽万物之母爱。以毛笔的柔装载母体的刚,再以母体之刚包裹母爱之柔,与柔和的背景融为一体,展现毫不霸道的大女人气度 - 此等气魄,在其轰动一时的裸体自画像中表露无遗。只可惜当年的大家受皮相所惑,未能体会画家背后的深意。

潘玉良笔下的女子,与她爱画的菊花一样,恬静不争;既有西方女子的自信,也有东方女子的含蓄。潘玉良不止是一个时代的成功故事,更是一位融汇中西精神的女君子。

再说潘玉良
浮士德工匠

巴黎圣母院(Cathédrale Notre-Dame de Paris)早前遇祝融之灾,不少法国人为之伤心,甚至有人抱头痛哭。皆因此处扣连着不少法国重大历史事件,同时亦有着很多神秘传说。相传在公元十四世纪,巴黎圣母院的修士礼聘工匠Biscornet修筑大门,然而工程浩大而且难度极高;Biscornet为如期完成作品,在圣路易岛卖身予魔鬼,并滴血为盟。在工程完成前一天他突然昏倒,醒来时发现大门已经修好,成品穷工极巧,没有工匠知道他用了何种技术才能造到。有历史家指出,Biscornet在峻工后对大门的製作绝口不提,也不想别人知道;同时,根本没有人亲眼目睹他製作大门的过程。

相关文章


申博最近网址导航|每日观察|动态高新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官网开户注册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sunbet申博现金开户